当前位置: 主页 > B元生活 >【独家】大马有望成枢纽 霹拟开发电竞中心 >

【独家】大马有望成枢纽 霹拟开发电竞中心

2020-06-13 13:03 744浏览
【独家】大马有望成枢纽 霹拟开发电竞中心 霹雳州政府在怡保积极推动电竞事业,以迈向国际。站者右二为李存孝。

大马有望成为电子竞技运动重地,霹雳州瞄准时机,准备开发成为国内着名的电竞中心。

继电竞王国如欧美、韩国及中国之后,圈内人认为,接下来我国就是东南亚区域的最佳接棒者。


霹雳州电子竞技协会副主席郑民彬指出,近几年来,电竞运动已悄悄冒起,成为一个既期待又兴奋的新兴行业。

他指出,我国若能顺势搭上电竞列车,可为国家带来数以亿万计的收入。

郑民彬也是霹州政府设立的霹雳电竞事务委员会委员,他接受《》访问时认为,大马在电竞领域虽然起步不久,但因获得政府的关注,加上网速持续加强及较稳定的网络供应,足以超越在该领域起步略早的泰国、印尼及菲律宾。

2017消费达23.4亿

“尽管目前一些州属如霹州的光纤网络覆盖率仍不够广泛,但在电竞逐渐冒起后,也推动了网络业者加快速度以作出迎合。”


他披露,单在2017年,我国电竞领域的消费数额高达5亿8700万美元(约23亿4466万令吉),在全球排行第21名,其魅力及潜能实在难以想象。

他举例,波兰的卡托维兹在电子竞技世界中名列前茅,它以惊人速度在电竞领域快速发展,该国聘请专业人士一年举办一次大型国际赛,今年单是广告费就超过2000万欧元的收益,还不包括旅游业、餐饮业的经济贡献。

“卡托维兹的人口约30万,看比赛的人接近15万;我们可依循该模式来发展霹州怡保的电竞领域。”

霹州政府于3月2至3日举办了霹雳电竞专业论坛,成为全国创举,目前也开始着手,积极推动电竞事业。

【独家】大马有望成枢纽 霹拟开发电竞中心 郑民彬:电竞已发展神速,在大势所趋下大马也需跟上步伐。

巴生谷率先办赛事

8年前,有私人界已看好电竞的发展趋势,先在巴生谷一带推动电竞赛事,当时虽没有州政府协助,惟也得到不少的赞助商及电竞粉丝的支持。

郑民彬说,大马是去年才开始涉足大型的国际电竞活动,太子世界贸易中心及武吉加里尔亚通体育馆都是曾经举办赛事的地点,吸引到7000至8000人到来,包括参赛选手及大批粉丝。

不过,他坦言,尽管电竞的黄金时代已来临,对于霹州乃至我国所缺乏的成熟生态环境,仍成为一项拦阻,必须要加以克服。

万人涌入带动经济

他说,他们曾邀请主办单位到怡保举办电竞赛事,却被认为怡保缺乏人潮,惟政府最近举办的电竞专业论坛推翻了刻板印象,人潮出乎意料的多,许多外地人都纷纷到来参与其盛。

“只要有主办单位在怡保举办比赛,吸引数万人进来,带动周边庞大的经济效益是毫无问题的。”

他透露,举办电竞赛事不受地点限制,只要给出的奖金够高,人潮够多,加上设备等健全,外国单位甚至可选择到来进行大型国际赛。

他说,此外,品牌公司也会赞助并趁机宣传自身品牌,例如赞助全场的食物、饮料或是赞助场地等,在美国,剃须刀、保险等也趁此打广告,无疑可让主办单位大量吸金。

“电竞比赛的国际赛奖金数额都非常诱人,可超过2000万美元(7988万6200令吉),接近8000万令吉,让人咋舌。”

【独家】大马有望成枢纽 霹拟开发电竞中心 去年在吉隆坡进行的电竞赛事,吸引无数粉丝捧场。

挖“富矿”需积极招资

郑民彬指出,要从电竞“富矿”中得益,就须吸引外资及外国队伍到来,惟政府首先应探讨的是地方上的基建设施、网络及网速供应、酒店等是否足以应付需求?机场又是否可以负荷?

“若有直飞航班,一切也可变得不同。”

他说,州内是否有足够的人才来举办一场电竞赛事,亦是个中考量,因动用到赛事营运、节目制作、音响、医学等各领域的人士。

“若真有人才,我们是否有收集过数据作为支撑点?如此一来,我们就可向外国的电竞队伍说,你们可进来训练一个月、半个月,我们有设备、有人才。”

他留意到,国际队伍选择下榻5星级酒店绝对不会是个问题,因为他们有能力,也愿意消费。

可借鉴杭州电子城

郑民彬举例,电竞队伍到一个国家进行训练,可能一天在酒店内只是训练4、5小时,之后选手可到外面活动、享受美食、旅游等,间接带动相关的下游行业。

“一个团队或有12或13人,人数虽不是很多,但可逐渐打响怡保成为电竞枢纽的形象。目前,中国的杭州已设立电子城镇综合体,吸引国际队伍在当地进行训练及生活。”

他也指出,全世界有数以千计的电竞团队,一支队伍每个月或许需要飞三、四次,到全世界不同国家训练及参赛,是非常值得“虎视眈眈”的一环;若在配合在本地进行国际赛,就可吸引大批的粉丝过来,衍生出无可限量的商机。

马10队伍多驻隆  

发展受限被挖角

郑民彬透露,大马有约10支比较出名的电竞队伍,大多驻在吉隆坡,也曾在国际赛获胜。

“事实上我们有优秀的选手,但很多被揽入外国队,或是因本地的电竞生态环境不够蓬勃,而限制了发展。”

他认为,我国也能栽培出优秀的电竞选手,例如年仅23岁的霹州峇眼色海青年叶乃政,在我国电竞排行榜中荣登宝座,在全球排行第56;在所获奖的43个电竞赛中,据媒体报道共获得奖金逾140万美元(约560万令吉)。

他说,目前该会的目标是先设立一组霹雳电竞队伍,过后邀请各州的选手比赛,带动风气,同时让霹州成为电竞中心,吸引国际队伍前来训练及举办赛事。

但郑民彬指出,举办大型电竞比赛的费用绝不少,预计在50万令吉以上,还未包括给出的奖金。

“可是别忘记电竞也能制造不少工作机会,包括网络工程师、律师、市场营销员、教练、分析师等,当局也有构思让怡保日后设立电竞相关的医疗休闲中心。”

他说,在深入探讨的同时,不能忽略为电竞立法及设立仲裁庭,以保护及保障选手及各方的权益。

【独家】大马有望成枢纽 霹拟开发电竞中心 年仅23岁的电竞玩家叶乃政(左)目前已赢获约560万令吉的奖金。右为霹州行政议员李存孝。

拟管理电竞法案

霹雳料将成为全国首个为电子竞技立法的州属,目前州政府已拟定管控电竞的法令草案,估计将于下半年提呈州议会讨论。

掌管青年及体育发展事务的霹雳州行政议员李存孝向《》透露,霹州将设立一个仲裁庭,由电竞生态环境的业者及有法律背景的人士,组成一个类似评审委员会的组织,协助解决各种与电竞相关的问题。

“除了合约法令外,如今电竞几乎无法律管制,因此有必要立法,保障电竞领域的发展。”

他指出,立法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解决电竞领域内单位与单位之间的纠纷。

他举出有关纠纷的例子,有一家公司举办电竞比赛,获各企业赞助奖金,当电竞选手在比赛获胜后,若有关公司倒闭或因受骗而领不到赞助,该名选手最后就无法获得奖金。

他认为,立法时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如何让社会对电竞产生信心。

“很多人会认为打电子游戏与电子竞技同出一辙,对其印象就是玩物丧志、沉迷或与赌博挂钩等,但实际上两者并不同,电竞是使用电子游戏来进行比赛的体育项目。”

他表示,为了将电竞中心与网咖等娱乐中心区分开来,设立电竞中心需申请特殊执照及准证。

他补充,电竞中心也需符合特定规格及条件,例如规定玩家每玩2小时就必须休息15分钟,以预防玩家因长时间锻炼而出现健康问题。

电子游戏强调智力反应

电子竞技是指通过电子游戏来比赛的体育项目,强调人与人之间的智力与反应的对抗运动。

电竞可分为比胜负的对战类,包括Dota2、StarCraft2、 铁拳7、Arena of Valor、《无尽对决》(Mobile Legends) 和NBA 2K19等;以及比分数的休闲类如极品飞车、 节奏街机等。

电竞可利用电脑、游戏主机和手机共3个平台来进行游戏。据2018年全球电竞市场报告指出,全球电竞市场收入预计达到9亿600万美元(36亿1884万4910令吉),且在快速增长。

目前电竞已纳入2019年东南亚运动会及2022年杭州亚运的正式比赛项目。

独家报道:邹丽华